您所在的位置: 廣東殘聯 > 自強助殘

殘疾人職業技能國賽上的“鮮花少女”

2019-10-29 | 作者:馬瑾倩 | 來源:新京報
字體:

摘要:10月28日,第六屆全國殘疾人職業技能大賽正式開賽。來自全國33個參賽團隊892名選手,在兩天時間進行剪紙泥塑、中式面點、動漫設計等26個項目競賽。

  據新京報百度號10月28日報道,滿天星、月季、康乃馨、百合……幾十種鮮花,十幾種色彩,構成了全國殘疾人職業技能大賽最浪漫賽場,參賽選手利用手邊素材,拼接、穿插、編綁完成一件件插花作品。

  10月28日,第六屆全國殘疾人職業技能大賽正式開賽。來自全國33個參賽團隊892名選手,在兩天時間進行剪紙泥塑、中式面點、動漫設計等26個項目競賽。

  2002年出生的陳朵是插花項目賽場上年齡最小的一個。經歷了匆忙慌亂的備賽和比拼,陳朵在昨天下午走出賽場,在門口蹦跳著拍下照片紀念,“最難的構架花完成啦,不過別的選手作品那么好,以后還要再努力!”聽力障礙的陳朵給老師王娟發去文字消息。

  圖為10月27日下午,比賽結束后,陳朵在賽場拱門前蹦蹦跳跳留影紀念。受訪者供圖

  年齡最小、最有靈性的一個

  陳朵在安徽阜陽市特殊教育學校讀9年級,是第一次參加全國性大賽。去年,剛剛達到16歲參賽年齡標準的她代表學校,由市到省一路過關斬將,在16—59周歲的參賽選手中,一舉拿下全省第一名。由此,拿到了今年國賽的入場券。

  幫助她拿下最終冠軍頭銜的作品名叫“欣欣向榮”。編織花籃上,幾枝玫瑰花枝莖架起一朵“太陽”,“太陽”使用黃色、粉色康乃馨由內向外拼接,最外圍搭配白色滿天星,模擬光暈的擴散。花籃內,用火紅色花草表現“太陽”照射下充滿激情的大地。

  王娟說,突破傳統的創意和意義闡釋,是陳朵在插花方面的靈性所在。平日里表現溫和的陳朵,是個情感十分細膩的孩子。“雖然聽不到世界的聲音,但她能感受到周遭情緒,對這個世界還懷抱著美好的期待。”

  組委會要求,在校生參賽需要老師陪同。26號參賽選手進入賽場進行規則和賽場熟悉,王娟緊張地趴在玻璃窗上,希望通過識別考官手語,解讀新規則要求,為學生提供幫助。

  但即便這樣,王娟還是不放心。聾啞人因為語言表達能力受限,與社會接觸少,理解、發散、創新能力其實相對正常人較弱。“基本要比普通孩子差5歲左右”王娟說,這也使得陳朵的天賦更加珍貴。

  圖為陳朵(左)與隊友在賽場外自拍合影留念。受訪者供圖

  “一個多月的準備白費了”

  熟悉完賽場,陳朵垂頭喪氣走出來。用手語比畫著“太難了”。

  此次國賽比賽項目分為餐桌花、手綁花、構架花、神秘箱四項。不同于省賽,構架花不允許選手提前準備架構,要求使用賽場材料,現場構思搭建花架。此外,國賽還增加了一項神秘箱,選手隨意抽取考題,現場創作。

  國賽四年一屆,這不僅是陳朵參加的第一屆,同樣也是她所在學校第一次有學生入圍參與。從一個月前報名開始,陳朵就在老師同學的幫助下開始構思創作架構插花。經過四稿更迭修改,才確定最終版本。

  最終版本架構創意來源于新中國成立70周年。由56根竹節搭建成節節攀升的圓柱體,固定在金屬底盤上,總共8斤重,學校幫忙從安徽托運來。直到老師把架構抬到比賽場地,被門口保安攔下,才得知國賽不允許自備架構。

  “一個多月的準備全白費了。”王娟趴著窗戶,著急又失落。因為年級課程調整,陳朵已經有兩個多月的時間沒有碰過插花了,怕手生,在出發前三天,練習了手綁花和餐桌花的操作手法。

  比賽當天,隨隊人員不允許進入賽場,王娟只能在酒店等待長達一天的比賽結束。“平均每束花需要一兩個小時才能完成。”賽場內,每位選手進入各自隔間,進行封閉考核。三個大水桶浸泡著幾十種花草,兩張工作臺,兩個展示臺,一個工具箱,是參賽選手所能依靠的所有。

  圖為10月27日,插花項目在嘉興國際會展中心開賽,一位選手在隔間完成四項比賽內容。攝/新京報記者馬瑾倩

  最“年輕”的鮮花課

  烏龍一出,王娟對這個有靈性的學生也沒了底,“各省都帶了最好的選手,有的從業十多年”,而自己和學生都是剛剛接觸插花沒多久的新人。

  插花課是安徽阜陽市特殊教育學校里最“年輕”的一門課。2017年,學校經過調研考察,發現殘疾人在該行業的可能性,決定增設一節“插花課”自主選修。同學自主選擇,成立興趣班。特殊學校上課時間有所差異,為了方便學生回家,每十天為一“大周”,中間休息4天。插花課實際上每兩周才有一節,每次一下午時間。

  學校沒有專業師資,就選派一部分老師到花店、培訓班學習。交了二十幾年數學的王娟也報名參加了培訓。而此前,她半路出家學習編織,已經成為學校編織課程的負責人。

  王娟用“奢侈”兩個字形容插花課,“真想讓學生學到職業技能,必須用鮮花。”每節課一個孩子使用花材成本大約在60元,16個學生,一節課的成本就近千元。

  選擇這門課程的孩子也大都是耐心、安靜,對色彩和造型感興趣。但復雜的操作手法,還是讓這些十幾歲的孩子很“抓狂”。“手捧花會用到螺旋手法,用左手虎口掐住花枝,右手以螺旋排列方式一束束添加并入,每兩支花之間都不能出現交叉。”嚴格按照螺旋手法綁定的花束,能夠穩固地站立在桌子上。

  就連王娟眼里沉靜內斂的陳朵,此前也因為練習螺旋手法產生過放棄的想法。

  讓鮮花與他們一生相伴

  陳朵屬于后天聽力障礙。嬰兒時期因為感冒高燒不退,父母帶到村衛生室打了一劑治療肺結核的黃鏈霉素。因用藥不規范,黃鏈霉素慢性毒性反應對陳朵的耳蝸造成損傷。

  8歲前,父母一直帶著孩子全國各地求醫問藥。最終,沒能治愈陳朵的父母不得已把孩子送到了特殊學校。“大多數殘障兒童經歷都相似,從小跟著父母全國治病”王娟說,從小各地奔波、父母長時間情緒低落,造成大多數孩子性情都內向沉默。

  陳朵也不例外,剛來到學校時,不愿意與人交流。因為聽力障礙遇到交流困難時,也常常陷入到低落的情緒當中,與正常人強烈的對比,讓他們找不到自身價值。

  所幸,陳朵在插花這門課上韌性很足。剛接觸到插花的“螺旋手法”時,常常“顧上不顧下”,專注花型拼接緊密程度,一個不注意就有花枝交叉纏繞在一起,有時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快完成手捧花時才發現。但接下來一個半月的時間,陳朵每節課只練習“螺旋手法”這一項,甚至因為長時間操作,用剪刀剪去多余花枝和花泥時,誤傷了手。

  “現在她最常跟我聊的就是未來的就業問題,”第一次參加市里比賽時王娟跟陳朵說,如果能在比賽中拿到一等獎,甚至可以參加省賽獲得好名次,以后就可以去花店實習,說不定還能開一家屬于自己的花店。陳朵一步步實現了老師定下的目標,有花店已經向陳朵拋來橄欖枝。“陳朵找到了自己的未來”。王娟紅著眼眶。

  “插花不只是一項讓他們謀生的技藝”王娟說,雖然目前殘疾人能考上大學的概率不高,但至少他們能與社會發生連接了。“被鮮花圍繞的孩子,會更加善良寬容,對這個世界抱有善意而非怨恨。希望鮮花能與他們一生相伴。”

  

廣東省助殘服務咨詢熱線 96885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3d免费预测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