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廣東殘聯 > 自強助殘

特教老師徐小親:孩子都是純潔無瑕的我們只是“抹灰”的清潔工

2019-10-17 | 作者:記者林毓瑾 通訊員王燁 | 來源:深圳新聞網
字體:

摘要:“徐老師好,我們回來看你了。”幾天前,元平特殊教育學校的教師徐小親收到一份特別的禮物——她帶了9年的學生,在畢業后又返回學校來找她了。

  圖為特教老師徐小親。

  圖為徐小親與學生們一起做游戲。

  “徐老師好,我們回來看你了。”幾天前,元平特殊教育學校的教師徐小親收到一份特別的禮物——她帶了9年的學生,在畢業后又返回學校來找她了。

  “我是誤打誤撞來到元平特校”說起與特殊教育的緣分,徐小親有點感慨。2001年,徐小親畢業于深圳大學學前教育專業。恰逢元平特校正在招聘老師,向來仗義的她,陪著兩位好同學一起來元平特校面試,“本來是好朋友要我一起來壯壯膽,哪知道第一次走進學校,就被元平特校的顏值深深吸引了,而且學校正是需要老師的時候,于是,我就決定也留下了”。就這樣,徐小親與好朋友一起進了元平特校,并從此與特殊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

  到元平特校之后,徐小親先是在自閉癥班當輔教。雖然之前并沒有接觸過自閉癥孩子,但徐小親努力讓自己迅速進入角色。“一開始我也碰到不少棘手的難題,但我都會想方設法去解決它,畢竟辦法總比困難多嘛!”說到這里,徐小親自信滿滿,很有一股大俠風范。剛好當時的班主任是鄧永興老師,他是深圳自閉癥教育開拓者之一,經驗豐富,教學方式活潑多樣。徐小親說鄧永興老師給了她很多指導,“鄧老師是一位很棒的師傅,這5年的輔教工作讓我受益匪淺!”

  信任,讓孩子愛的世界里成長

  辛勤的汗水澆出了美麗的花朵。在徐小親的努力下,不少學生從抵觸到接受,再到最后充分信任徐小親,并在徐小親的引導下,取得不俗的成績。如徐小親帶過的學生永烈(化名),剛來學校的時候,他非常不合群,恐懼與他人交流,不喜歡說話……但徐小親經過接觸后,發現永烈還是有交流欲望的,她細心溫和地與永烈交流溝通,幫助永烈熟悉環境,樹立自信。慢慢地,永烈對徐小親沒有了戒備心理,笑容也多了起來。最后,雖然永烈因為個人原因轉到了聽視障部學習,但他還是非常依戀徐小親,上學放學的時候,經常要過來跟徐老師打招呼。“被人需要的感覺非常美好,我就是因此愛上特殊教育的。”

  由于工作需要,徐小親從康復教育教學部調到了智障教育教學部,教育的對象也由自閉癥孩子轉為智力障礙的孩子。

  唐氏綜合征的孩子一般比較倔強,而小花(化名)是徐小親見過最倔強的孩子,她還容易感到恐懼。“剛開始的時候,只要大一點聲音叫小花的全名,她就會縮成一團,不停哭泣。”徐小親仔細觀察,并及時跟家長深入溝通。徐小親發現家長有時為了嚇小花,看她一不聽話,扭頭就走,跟小花“玩消失”。這無意中增加了小花的恐懼感。針對小花的情況,徐小親先是在小花哭鬧的時候,允許她不參加集體活動,并在別人都出去后,留下來陪伴小花。為了不對小花造成二次傷害,徐小親在陪伴時,無論自己要去干什么,都會輕輕地告知小花其去向和歸來時間。“小花,徐老師去廁所,一會兒就回來。”“徐老師要去交個文件,你陪我一起去好嗎?”……經過耐心的陪伴和引導,小花開始信任徐小親,徐小親說一些批評的話,小花也能平靜接受了。小花的家長在徐小親的提醒下,也開始調整交流方式,更加接納小花。徐小親也及時把孩子的點滴進步告知小花的媽媽,孩子的可喜變化讓做媽媽的很開心。

  現在,小花在元平特校職教部學習客房服務、插畫等技能,表現很不錯。“剛來的時候小花走路是低著頭弓著腰,現在都是昂頭挺胸的。”徐老師站起來,很得意地學著小花的樣子。

  “無論是永烈、小花,還是其他的孩子,他們好像表面蒙了一層灰,我們能做的就是‘抹灰’的事情,其實他們本身都是自帶光彩的。”在徐小親看來,除卻孩子的先天缺陷,他們最缺乏的就是愛,“只要被愛照耀的孩子都會有光彩”。

  規則,讓孩子走得更遠

  除了情感上的陪伴,徐小親對這些孩子也提出了要求。“他們能學到的知識有限,我們作為老師,主要幫助他們養成好的行為習慣,言行舉止要符合常識”。比如跟人講話會用“請”“謝謝”“對不起”,垃圾不能隨便扔,別人的東西未經允許不能隨便拿來吃,離開時一定要告訴老師你要去哪里,老師交代的事情不管有沒有完成都要記得回來跟老師匯報,等等。

  徐小親會根據學生的實際情況進行有梯度的目標分層教學。第一步培養每一個學生都能成為“好照顧”的人,即情緒行為穩定平和,能生活自理,不給家人增添過多的困擾;第二步,在此基礎上,培養他們成為一名“好家人”,可以幫助家人做力所能及的事,能準備簡單的飯菜,自我照顧;第三步,培養學生成為一名“好幫手”,能在家庭作坊或者庇護工場工作。

  按照這個目標,對于1-3年級的孩子,徐小親主要抓學生常規養成,建立規則意識,培養生活自理能力;4-6年級以游戲為媒介,培養學生的綜合能力;7-9年級則重視學生的自我管理,培養他們的生存能力、社會適應能力和交往合作能力。

  “無論是自閉癥孩子還是智障孩子,他們首先是人,都有被人尊重的心理需求。”徐小親這樣說,也這樣做。她不會以高高在上的態度和孩子對話,面對個頭矮的孩子,她會蹲下來與他們聊天。她會站在孩子的角度,做和他們一樣的事情,讓他們不排斥自己,然后再引導他們按照自己的安排來做。

  米開朗基羅說:一個美好的雕塑其實它本來就應該是那樣的,我只是把多余的石塊給敲掉罷了。而在徐小親看來,每個孩子都是一個純潔無瑕的作品,而她所做的只是把他們洗洗干凈,做“抹灰”的工作。對于未來,徐小親還有很多計劃,她準備在下一輪的帶班中,讓孩子們能夠更加快樂地健康成長,“畢竟帶了一輪,我積累了很多的經驗和教訓,下一次我相信可以做得更好!”徐小親還計劃把自己在特殊教育中的故事和經驗整理出書呢。

  

廣東省助殘服務咨詢熱線 96885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3d免费预测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