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廣東殘聯 > 自強助殘

佛漂20載,這位盲人推拿師用雙手證明“我們與健全人沒什么不同”

2019-07-17 | 作者:李婉雯 | 來源:佛山新聞網
字體:

摘要:如今,經營盲人按摩店是吳思遠一家人主要的收入來源。對于未來,吳思遠說,沒有過多的奢求,只希望一家人可以平平淡淡、安安穩穩地生活。

  據佛山新聞網7月13日報道,在佛山市南海區明德路6號一棟老式商業大樓里,爬上貼滿“彈幕式”廣告的樓梯,二樓,和一家培訓機構的入口相對,有一間名叫“天行健中醫推拿”的盲人按摩店。

  這里,是盲人推拿師吳思遠夢想開始的地方。

  圖為盲人按摩店

  “在街頭走著都會哭出來”

  圖為吳思遠

  吳思遠出生在廣東揭陽的一個小鄉村里,和哥哥一樣,患有視網膜色素變性的他從一出生便被剝奪了視力。多次求醫無果,眼睛只有微弱光感的吳思遠勉強念完了初中。

  1999年,吳思遠的父親為兩兄弟做了一個決定——到佛山打拼。

  “我父親的想法很簡單,像我們這樣的人在鄉下是沒有什么出路的,到大城市打拼至少能解決溫飽問題。”

  就這樣,18歲的吳思遠來到了佛山南海。那時候,互聯網還沒有普及,手機也沒有TalkBack(智能手機的一個無障礙功能),吳思遠能接觸到的外界訊息十分有限。

  “現在回憶起來很心酸,當時連托關系找搬運的工作都沒人要。”看不見東西,來到陌生的城市,吳思遠坦言當時的日子過得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寄宿在親戚家中,找不到工作的吳思遠終日無所事事。

  “剛來那幾年很迷茫,在街上走著走著,都會哭出來。”

  人生的轉折點

  2000年,報紙上刊登的一則廣東省培英職業技術學校舉辦殘疾人職業技能培訓班開學典禮的消息引起了吳思遠親戚的注意。在吳思遠看來,這是他是人生的轉折點。

  這家學校是廣東省唯一一所招收各類殘疾學生的中等職業教育學校。2001年,吳思遠報名入讀了這家學校的中醫推拿專業,一讀便是三年。

  讀書時,吳思遠非常珍惜這個等了20年的機會,很刻苦認真。“不敢偷懶,什么都想做到最好。”

  兩年理論學習,一年社會實踐,吳思遠一畢業便在一家盲人按摩店做起了學徒。工作期間,吳思遠經常向有經驗的師傅請教,全副身心投入到這門手藝的鉆研中。

  兩度創業危機

  圖為吳思遠在為顧客進行推拿

  2006年,在親戚、家人的支持下,吳思遠用打工兩年攢下來的積蓄在南海開了一間“天行健中醫推拿”盲人按摩店。

  萬事開頭難。剛開始營業的半年時間,吳思遠的按摩店生意一直很冷淡。直至年底,招回來的員工都差不多走光了,偌大一間按摩店只剩下吳思遠兩兄弟勉強支撐。“基本在虧損,虧損到自己都沒什么信心了。”

  父母打下手,兩兄弟24小時輪守店鋪……生意從不虧損到有起色,吳思遠兩兄弟整整熬了一年。

  圖為吳思遠在按摩店前臺工作

  但在去年,按摩店的生意又一次幾乎面臨崩潰。

  那時,按摩店所在的商業大樓擴建,房東把按摩店在原來的基礎上擴建了600平方米,并規定要一起租了。“這意味著每個月要交多9000元,我們一個月都未必能賺那么多錢。”吳思遠說道。

  鋪租大漲,與房東交涉無果,吳思遠唯有搬店。但按摩行業講究口碑,做的多是熟人生意。怎樣找到一間大小適中,距離原址又不遠的店鋪,成了吳思遠當時的一大難題。

  幾經周折,吳思遠在原來的商業大樓找到了合適的鋪位。“原來是這一間麻將館,擴建了120平方米,店主因此搬遷了,我們就勉強頂了下來。”

  除了眼睛看不見,

  盲人與健全人沒什么不同

  圖為吳思遠正在使用智能手機

  在社會生活中,身體健全的人與殘障人士之間,似乎存在著一層尚未消除的隔閡。

  “我們盲人圈子有一句話:如果一樣事情沒有人幫你做,只要你自己慢慢摸索,最后也能自己做到。”吳思遠表示,很多人認為盲人看不見東西,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其實這是一種誤解。隨著科技的發展,盲人同樣可以通過電子導航自主出行,同樣可以通過智能手機使用QQ、微信、滴滴打車等軟件。

  如今,經營盲人按摩店是吳思遠一家人主要的收入來源。對于未來,吳思遠說,沒有過多的奢求,只希望一家人可以平平淡淡、安安穩穩地生活。在佛山摸爬滾打20多年,吳思遠始終相信:

  “除了眼睛看不見,盲人與健全人沒什么不同。”

  

廣東省助殘服務咨詢熱線 96885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3d免费预测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