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廣東殘聯 > 媒體關注

這個孩子名字很特別,蘇炳添和易建聯為他打call

2019-11-15 | 作者:記者/李強 汪祥波 拍攝/鄭一見 | 來源:南方+
字體:

摘要:據南方+號11月15日報道,10月14日,是廣東殘疾運動員廣越想的18歲生日。此前,參加完國家級大賽,這個小伙子休了一次難得的長假。也正是在18歲成人這天,他結束假期歸隊訓練,在廣州市殘疾人體育運動中心準備著下一場比賽。

  據南方+號11月15日報道,10月14日,是廣東殘疾運動員廣越想的18歲生日。此前,參加完國家級大賽,這個小伙子休了一次難得的長假。也正是在18歲成人這天,他結束假期歸隊訓練,在廣州市殘疾人體育運動中心準備著下一場比賽。

  當我們走近這名在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長大的孩子時,被他那種不服輸的精神深深感動了。說起今年8月征戰全國第十屆殘運會奪得兩枚金牌的經歷,他依然心潮澎湃。

  圖為廣越想。

  他的名字

  即使命運再艱難、身體條件再不好,但廣越想就是不服輸,孜孜以求自食其力的人生。

  今年8月31日下午,天津師范大學體育館,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屆殘疾人運動會硬地滾球項目決賽現場,觀眾們對一名廣東小伙子報以熱烈掌聲。

  他的身高163厘米,體重卻只有89斤。在這次全國殘運會上,一舉奪得硬地滾球BC4級個人賽和雙人賽的雙料冠軍,這位坐在輪椅上的瘦弱年輕人引來全場矚目,他表現出的爆發力讓人驚嘆。

  圖為2019年5月廣越想在香港參加世界公開賽的發球瞬間。

  硬地滾球比賽是殘疾人專有的比賽,圖為今年5月廣越想在香港參加世界公開賽的發球瞬間。

  “廣越想!”一個聽起來有些特別的名字,穩穩排在成績榜的第一名。“咦,他姓廣?這個姓不常見。”有觀眾私語。

  第一通報喜電話,廣越想打給了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黃方。

  那天下午,黃院長一直在等著電話鈴響。從福利院出去的孩子,始終是她的牽掛。掛念從珠江之畔,飛到了海河之濱。“阿想,你很棒!”她在電話里說。

  1992年,黃方就進入廣州市社會福利院工作。在她的印象里,廣越想是院里孩子們中間獲得榮譽最高的那個——

  2015年,全國第九屆殘疾人運動會,銀牌;

  2017年,全國硬地滾球錦標賽,金牌;

  2018年,印尼雅加達亞洲殘疾人運動會,金牌……

  圖為廣越想說,福利院就是他的“家”。

  黃方一路看著廣越想長大,從嬰孩長成18歲的陽光青年。接完電話,她陷入了回憶。

  2004年,當被公安機關送來福利院時,廣越想才3歲,患有肌肉萎縮癥。黃方還記得那時候這個嬰孩是怎樣的弱小。孩子的身上沒有姓名紙條,福利院給他取名“廣越想”——在廣州市越秀區得到救助的孩子,姓廣,越字輩,名想。

  是的,夢想的想。在廣越想心里,撒下了夢想的種子。

  如今,福利院珍藏著一枚紀念章,這是2017年10月廣越想在泰國參加世界公開賽時由組委會所贈,他回國后將紀念章送給了福利院。他說,自己在外面奮斗,得拿成績回家,福利院就是他的家。

  圖為廣越想和護理員阿姨劉萍。

  大寫的人

  嘗過酸甜苦辣滋味,從中收獲一點一滴的進步,懂得珍惜和感恩,才能從一個孩子成長為大寫的人。

  在廣越想的眼里,能夠參加硬地滾球這樣一項適合嚴重肢體殘疾人士參加的運動,是實現人生價值的寶貴機會。

  圖為廣越想在香港硬地滾球世界公開賽的賽場門口。

  2019年已是廣越想在廣州市殘疾人體育運動中心訓練的第五年。2014年,這個中心組織教練到福利院挑選苗子。那會兒,廣越想13歲,默默躲在角落寫作業,沒想到被教練選中。

  面對新的機會,廣越想遲疑了。“要知道離開輪椅,我是沒法生活的。”他問福利院的阿姨,“我這樣的身體條件如何當一名運動員?”阿姨對他說:“沒關系,去試一下,就當磨練自己的意志。”

  圖為廣州市社會福利院,工作人員正在使用輔助設備幫助腦癱兒童行走。

  接到集訓通知,廣越想的生活由福利院轉到了訓練基地。以前生活起居有阿姨照顧,而現在都得靠自己。比如在普通人看來很簡單的晾衣服,對手臂無法抬高的他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第一次接觸硬地滾球,廣越想覺得這跟擲沙包有點像。比賽由兩方對壘,運動員坐在輪椅上向目標球投球,投出的球距目標球越近,得分越高,累積分最高的獲勝。剛開始,他怎么投都投不中目標球,非常苦悶。

  幾個星期后,福利院的阿姨來看望他。廣越想說自己堅持不下去了,想放棄。阿姨鼓勵他:“你擁有這么好的平臺,好好珍惜,肯定有好的未來。”

  “對的,不管前路有多苦,我都要放手一搏。我要堅持,我要證明我自己。”執拗的廣越想自我暗示,下著苦功。

  教練譚巍麟密切關注著他的心態。“這個孩子對自己要求高,經常因訓練壓力太大,躲在廁所里哭。但是,哭歸哭,哭完以后,他還是會撿起球,繼續練。”

  日復一日的拋球、撿球,讓廣越想意識到,自己的最大“敵人”,其實是“枯燥”。于是他想法子找樂趣,跟師兄們打比賽,給自己設置一些挑戰目標,學習不同的比賽打法。

  “如果失誤一次,我就再多練一次,偏要跟自己過不去,這樣才有長進。只要我自己不倒下來,就沒有人可以打敗我。”廣越想說。

  圖為廣越想和教練一行在廣州東站準備坐車前往香港參加硬地滾球世界公開賽。

  精神養分

  福利院的養育、社會的關懷成為廣越想的精神養分,支撐著他站上世界體育競技舞臺,為國拼搏。

  當初和廣越想一起被選中的小伙伴,如今大多已經離開了運動隊,但廣越想始終在堅持著。

  福利院阿姨劉萍如同廣越想的親人。“這個孩子非常刻苦,付出了數倍于常人的努力。他有時在晚上告訴我,當天有強化訓練,剛回宿舍,渾身都沒力氣。我感覺很心疼,他真挺苦的。”

  “不要那么晚睡,不要開那么冷的空調,不要吃那么多冷飲……”劉萍像連環炮似地提醒。每當廣越想比賽壓力大時,劉萍常開導他:“只要你盡力了,就是最好的。”

  一種特殊的親情紐帶,存在于廣越想和劉萍之間。在福利院,阿姨、老師、醫護、社工、志愿者們,都給了廣越想細致入微的關懷。

  “我是孤兒,這沒什么要緊的,我不會在意。”嘴上雖然這么說,廣越想心里仍然有個坎。

  圖為廣越想

  “那時我12歲,看著電視上人家叫自己的爸爸媽媽,當時就想著,為什么我沒有爸爸媽媽?為什么我生活在這個地方?”一段時間里,廣越想經常會跟福利院阿姨念叨這些。

  劉萍覺得,孩子大了,應該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怎么來的。她跟廣越想說:“父母肯定是迫不得已,才把你放在這里的。無論如何,你要感謝他們賦予你生命,珍惜現在擁有的,福利院就是你的家。”

  其實,每一次登上競技場,都是一次尋親。參加更多的比賽,意味著獲得更多的關注,也許蘊含著父母的線索。“至于能不能找到父母,我不太敢去想,我能做的是,盡力打好每一個球。”廣越想說。

  圖為熱身訓練

  香港硬地滾球世界公開賽休息區,廣越想和隊員在賽前抓緊時間熱身訓練。

  香港硬地滾球世界公開賽休息區,廣越想和隊員在賽前抓緊時間熱身訓練。

  人生風景

  廣越想走的路,也許崎嶇,但有著最美的風景。

  因為廣越想的身世特殊,教練們格外照顧他,從力量訓練到心理輔導,花了很多功夫。每次比賽后,無論成敗,廣越想都會總結得失。根據這些總結,教練楊森再安排新的訓練計劃,幫他突破瓶頸和障礙。

  圖為一次比賽失利后,廣越想十分自責,教練陪他散心,打氣加油。

  2017年亞洲及大洋洲硬地滾球錦標賽是廣越想第一次參加國際大賽。他的心態是什么都不怕,位次能進一名就是賺一名,心里就一個字——“搏”。

  那一年又去泰國參加公開賽,他想沖擊金牌,最后卻連小組賽都沒有出線,遭遇“滑鐵盧”。隨后半年,他進入了低潮期,總感覺打球不順,又著急又浮躁。

  “成績是一步步取得的,沒有人能一步登天!你還年輕,慢慢練,不著急。”教練告誡他。

  圖為香港硬地滾球世界公開賽比賽現場,泰國代表隊正在發球。

  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廣越想沉下心,練控球,學戰術。他一周訓練六天半,每天投球數千次,在不斷重復中使自己技法更精妙。長期堅持下來,他的心態更穩了,投球的落點更準了;他的手掌磨出老繭,手指彎曲變形,左右胳膊的粗細也有了明顯區別。

  這些年來,他拿到了全國錦標賽金牌、印尼雅加達亞殘運會金牌。今年5月,在香港參加世界公開賽,位列雙打第四名。8月,在全國第十屆殘疾人運動會上,他又一舉奪得兩枚金牌,刷新了自己的紀錄。

  圖為賽后,中國隊與泰國隊碰拳表達友誼,互相點贊。

  在采訪后,我們將廣越想的故事告訴了廣東田徑運動員蘇炳添和籃球運動員易建聯。他們深受感動,為廣越想送上了鼓勵和祝福。

  蘇炳添對他說:“希望你保持樂觀的心態,在追尋夢想的路上,堅持勇敢,不負青春。”易建聯則說:“年輕人只要有夢就沒有什么不可能,我也希望你在追尋自己夢想的道路上,拼出一片天地。”

廣東省助殘服務咨詢熱線 96885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3d免费预测彩经网